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吟啸徐行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日志

 
 

回忆父亲(2)  

2010-07-28 17:03:57|  分类: 老家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艰难持家
        父亲从建造人民大会堂的木工组回来后,帮人家造了很多房子,但由于家境贫困,加上母亲长年生病吃药,自己的房子一直没钱建造.全家人一直蜗居在又矮又暗的简陋的三开间小屋里,而小屋的一半还住着我老伯伯一家。姐姐住在院堂间里,我和哥哥跟父母挤在一个房间里,房里紧靠墙壁的地方挤满了陶瓮,里面存放着麦子玉米等,甚至在床底下都放着各中坛罐。房里除了两张床一只抽屉台和一顶本色的双门衣柜外,就没别的家具了.我和哥哥睡在一张小床上,床的一头是一只用稻柴编织的草窠,里面放的是全家人吃的米。夜里经常听到老鼠在草窠上爬来爬去的声音。由于房顶瓦和椽子之间没有铺设甍板砖,每逢下大雨,雨水就会从瓦楞里漏下,每遭此情形,就会全家动员,拿来脚盆脸盆水桶放到漏雨处盛水,有时这些盆子不够用,甚至连碗都用来盛雨水. 最让人狼狈的是床顶漏雨,这个时候,父亲就会和哥哥配合,父亲站到长凳上,哥哥则把脸盆端给父亲,父亲就踮起脚伸直胳膊把脸盆放在帐子顶上.我和阿哥就在叮当叮当的漏雨声中熬过漫长的黑夜. 如果雨很大,父亲和阿哥不敢放心睡觉,因为那些盛水的盆子很快就会装满黄黑色的雨水,必须及时把水倒掉,才能继续盛雨.而我也不敢睡了,躺在床上,看这帐子顶上的脸盆印子渐渐明显,真怕盛满雨水的脸盆会压垮了蚊帐。 盛夏季节,为了防蚊子,必须围好蚊帐睡觉,由于房子又矮又窄,窗户又小 ,即使外面凉风劲吹,而房里却闷热异常,一觉醒来往往浑身汗水满背痱子。隆冬季节,寒风凛冽,枯黄的竹叶会从瓦缝间斜侵而入,即使盖上厚厚的面被,仍然冷得发抖。
       如此艰苦的居住环境一直延续到父亲从北京回来后的第11个年头依然没有改变, 大概从1973年起,父亲决心为家人构筑一个安全的居所,开始如蚂蚁衔骨头一样为建造新屋添砖加瓦。记得父亲和哥哥多次在隆冬季节,两人摇着大船,顶着刺骨的寒风,到20多里开外的窑场买砖头买瓦,由于经济拮据,不能像其他人家那样一次买足需要的数量,每次总时买一点点,为此,父亲和哥哥多吃了很多的苦头。买回来后,就和哥哥小心翼翼地把转瓦整齐地堆放在老屋前后的空地上,因为要等几年后才使用,怕遭雨淋,还在砖瓦堆上覆盖草编的席子,并用石头压住。由于吃尽了老屋漏雨漏风的苦,父亲和哥哥去买了几千张甍板砖,买回之后,十分欣喜,但随即麻烦来了。甍板砖都是两两合一的,制作砖坯时要用线从侧面居中把砖头对称割开,然后放入窑中烧制成品。买到手后,只要用刀沿着那中缝轻轻一敲,甍板砖就立刻一分为二。农村起屋时,分割甍板砖的活往往是妇女和小孩做的。但父亲买回来的这批甍板砖却坚固异常,用泥刀沿着那中缝反复的敲击,甍板砖就是不一分为二,有时好不容易分开了,但碎了,根本无法使用。即使能完好地分开,也需要小心翼翼地敲上几分钟。也许是这批甍板砖在制坯时切割得不好,也许是烧制得不好,也许是窑上的人欺负我父亲老实,把废品当正品卖给了我父亲。但父亲没有埋怨,而是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带着哥哥以每天切割几十块的缓慢速度切分着甍板砖。当时我在读小学,看到父亲和哥哥下班后既要忙田里活又要天天分割甍板砖到,也加入了分割甍板砖的队伍,没分割几块,就手酸胳膊疼。几次深夜醒来,老屋里依然响着“答答答~~~”的清晰有力的敲击声......

       父亲在添置砖瓦的同时,像燕子筑巢那样一点一点地添置木料.当时的房屋都是砖木结构的,需要大量的木材,但木材很贵,父亲就充分发挥自己是木工的优势,利用一切可用之材以降低造屋的成本. 五开间房屋的正堂两墙壁各有四根笔直粗大的柱子,起到支撑大梁的重要作用,一般都采用上等的木料,既坚固又有派头。但当时我家根本买不起那样的上好木料,父亲就用方型水泥柱子替代,柱子顶端则用木质小横粱连接,这样,既经济又牢固,也不失美观! 屋面的大横粱也需要笔直粗大的木料加工,买不起大木料,父亲就在细的木料下方固定上一条小横粱来提高承重能力,虽然不好看,但作用是一样的! 如果实在找不到多余的木材做小横粱,父亲也有办法:在横粱的两端分别钉上一段木头,这木头的另一端则钉在柱子上,这样,就在横粱两端和柱子构成一个三角形支撑,既简单又大大提高了承重能力。有些承重作用相对小的柱子,父亲就找来两根短的木料,然后通过现代木工已经完全不懂的传统榫铆结构相接成高大柱子。如果不细看,几乎看不出那高高的柱子是由两根短木料相接而成的!

      传统砖木结构房屋需要很多的小横粱,但长短木料早已经用尽,但难不到父亲! 他和哥哥把宅前屋后的已经长大的各种树全部砍下来,去掉枝叶,然后和哥哥把树拖到屋侧的小河浜里,浸泡一年去除蛀虫后,再把树从河里捞起来。去掉树皮,锯掉旁枝,砍削掉高底不平处,等树已经干燥,就用推刨弄光树的表面。经过一番加工,一根笔直粗大的材料就成型了! 但家里种的都不是名贵的树,都是很普通的树,大多长得弯里曲绕的,但也难不到父亲。父亲能根据树的弯曲走向,随形依势,巧妙利用每棵树,让那些长得畸形的树照样成为了栋梁之材!房屋建造起来后,邻居、亲戚和朋友来我家,既同情我家新屋用材的寒酸,又不得不佩服父亲的巧思妙构!连那些老木匠都很钦佩地对我父亲说:“瑞师啊,只有嫩才弄得像个哉!服帖个!服帖个!””父亲高兴,我们全家人都兴奋和骄傲!

      对于建造过人民大会堂的父亲来说,新造的简陋房屋绝对不是他的代表作,但这简陋的房屋充分展现了父亲的木工技艺和匠心,又是他艰难持家的见证,虽然房屋已经变老,也早已不再居住,但在我眼里,仍然是一件艺术品。

 

。。。。。。(待续)

         常常想起我背着书包拎着饭盒跟着身背锯子墨斗的父亲大步流星地走在乡间小道上的情形,父亲在屋顶上和工匠们合力安置大梁的高大形象依然清晰地铭刻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在高高的屋檐上挥动锤子敲击钉子时发出的铿锵节奏依然萦绕在我的耳际。。。。。。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