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吟啸徐行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日志

 
 

[图文帖]被拆毁的永远的老省中(2)  

2010-07-15 08:23:50|  分类: 共同度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场与图书馆_nEO_IMG.jpg

老香樟眼巴巴地看着她身边的小树一棵一棵地倒下!
[ 本帖最后由 吟啸行 于 2007-10-24 08:49 编辑 ]


香樟_nEO_IMG.jpg

就这样被拆了!
[ 本帖最后由 吟啸行 于 2007-10-21 21:21 编辑 ]


拆中的楼_nEO_IMG.jpg

商铺在具有光荣历史的老校废墟上"崛起".
[ 本帖最后由 吟啸行 于 2007-10-21 22:18 编辑 ]
残垣与新楼_nEO_IMG.jpg (33.81 KB)


残垣与新楼_nEO_IMG.jpg

老香樟孤独了! 她再也看不到莘莘学子凝神聚思刻苦勤读的情景,她再也听不到在她身边回荡了半个多世纪的朗朗书声!
[ 本帖最后由 吟啸行 于 2007-10-24 08:53 编辑 ]
老香樟孤独了_nEO_IMG.jpg (59.6 KB)


 

老香樟孤独了_nEO_IMG.jpg

还记得这些吗?--------

校徽.jpg


 

社会实践_nEO_IMG.jpg

学校里的体育场只有200米长的跑道,一年一度的校运会总是借老体育场举行的!
[ 本帖最后由 吟啸行 于 2007-10-24 08:47 编辑 ]

35.96 KB)
照片b 272_nEO_IMG.jpg




        如今,矗立半个多世纪的在抗日烽火中诞生的名校已经被商铺"虞景文华"所取代.
前几天有人给我传了一首诗,在这里上传上来,大家一起看看。
北门省中,余之母校。
四川迁来,一向名高。
历史悠久,基础牢靠。
更有新筑,设施完好。

堂皇体馆,新建非遥。.
培育英才,成就自豪。
师长教诲,同学友好。
有幸就学,引为骄傲。

教育重要,难敌商潮。
城市改造,名校让道。
商机利高,欲拆此校。
寸金地贵,唯图钱钞。

校舍拆除,浪费民膏。
从此街旁,读书声消。
虞景有景,文华文少。
酒香肉臭,歌舞声高。

欢楼娱场,红灯映照。
绿女红男,进出招摇。
声色犬马,快乐逍遥。
古城中学,仅存一校。

为何城改,难容此校?
回天无力,唯有伤悼。
只剩追忆,遗憾难消。
校殇祭奠,立此存照。

 

       请随我再走进那熟悉的菁菁校园,回味你的青葱岁月........


200832818415_nEO_IMG.jpg

 

这草坪上一定留着你的足迹!

2008328184051_nEO_IMG.jpg


松树下曾回荡着你的朗朗书声.

校庆 153_nEO_IMG.jpg

3号楼. 楼后是腊梅园,是不是又闻到了腊梅的幽香?
[ 本帖最后由 吟啸行 于 2008-4-6 20:47 编辑 ]


校庆 154_nEO_IMG.jpg

 


 


 

2008年3月28日,是省中70周年校庆日,在此转帖若干校友回忆母校的文章:

                                                            1.  永远的母校

       离开母校省中已近十年。
     对她的记忆,似乎一直驻留在1995年的夏天,虽已不太真切,但仿佛仍是真实的存在。四幢青砖砌成的古朴两层小楼,两两相对,中间有大雪松,两边各一棵茂密葱郁的老香樟,是老式的格局,第一次看到心中便觉欢喜。打开教室的门,木质的地板,老旧的木桌椅,竹条编就的窗帘,夕阳西下时,光影斑驳,有种时光交错的恍惚感。打开窗户,迎面就是香樟树的枝桠,入校后第一篇作文中就写道了它,老树发新芽,是自勉的意思。那个夏天,好像有蝉声阵阵,老师用粉笔吱吱呀呀写着板书,教室里没有吊扇,没有空调,但每个人的心底似乎都是阴凉的。
.    .....
     年岁渐长,我和所有受益于母校的同学一样,对她怀有越来越深切的感激和敬意,因为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们。如今,我们在不同的岗位上实现着自己的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是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想来也算没有浪费母校提供的机遇,母校和老师们应能感觉宽慰了。
      是的,我们感谢母校,更感谢母校的各位老师。老师的专业水平当然是最无可指摘的,在我眼中,他们就像一位位妙手大厨,无论是什么样的食材,学生偏好的科目也好,敬而远之的科目也好,在他们的精心调配下,都能变得美味可口,令人心生亲近之感。这是好老师的魔力,也是母校老师的共同特质。而更让人难以忘怀的是他们诲人不倦的执着、心系学生的情怀和清风明月般的淡泊,他们的人格魅力,至今仍春风化雨般感染着我和所有有幸聆听过其教导的莘莘学子。
     ......
     还有很多老师,忘记了姓名,但风采仍历历在目。从各位老师身上,我真正看到了为人师表应有的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精神。他们在我身上打下的最深的烙印,就是无论做任何事情,哪怕多么微不足道,也要一丝不苟,认真负责,竭尽所能做到最好。这是现在的我做事的原则,或许也是工作略有所成的原因。
        所以,阔别母校十年间,偶尔回乡,有时感觉常熟,那个曾经七溪流水皆通海、十里青山半入城的江南小城,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在近年来房地产开发风生水起、商业文化方兴未艾之后,也像杜拉斯所言,只是“乌有之地”。但每每漫步虞山脚下,踱步文学桥上,驻足“南方夫子”牌匾前,遥望母校旧址,感觉心仍是踏实的,因为那股将我与常熟土地相连的力量还在,无论我身处何方,都不会消失。而母校,是这股力量中最深刻而牢固的部分。

2. 还是那棵香樟树  (语文组潘老师作品)

         每当乘车经过北门大街,心中惦记的,还是那棵香樟树。总希望车开得慢一点,让我再多看一会儿……
       香樟树在北门大街原省熟中校园内。1960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省熟中工作。那时的省熟中,可谓常熟的“最高学府”,像学生考进省熟中会感到骄傲一样,被分配进省熟中当教师也会觉得十分幸运。报到后,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印象最深的,就是伫立在教学楼2号楼前的那树影婆娑的香樟树。它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细闻似有淡淡的香气。在它的近侧,耸立着亭亭的雪松。当年我任教的班级,正好在2号楼楼上,倚在走廊栏杆上,能看见树冠的顶。栏杆旁,经常有师生谈心,有学生诵读,上课钟声响起前,有教师在那里等待进教室,他们的目光常常停留在那青绿浓密的枝叶间。
   ............
     我在省熟中的30多年,基本上都是以学科安排办公室,86年以前,我们语文教研组初高中同在一个办公室,备课时有问题可以一起讨论,有时会引发争论,甚至很激烈,但最后往往能归于统一;批改作文难以决断时大家发表意见,精彩的习作则读给大家听,“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以教研组安排办公室,有利于形成教学研究的氛围,也便于老教师对年轻教师的传帮带。我那时任班主任,教两班课,还曾抽时间连续一学期听一位老教师的课,以后也有年轻教师连续地来听我的课,有些好的传统也许就这样得以延续,并不断充实改进。
      30多年里,我没有离开过这个学校,香樟树在“同学们好”“老师好”的乐声中,欢快地成长,我也在工作中不断成熟。北门大街的校园是我的热土,更是我的沃土,没有它,就没有我的成长。96年我退休离开省熟中校园时,香樟树已长得十分高大,硕大的树冠,几乎可以荫及两幢教学楼之间的大半个操场。生长在校园里的这棵香樟树,它的枝枝叶叶都浸透了墨汁,散发着书香,它送走了一批批的学子,祈愿他们走进高校,走向社会;它也见证了年轻教师的成长,伴随着他们在讲台上日臻成熟,其中就有我。我在它的陪伴下度过了36年的教学生涯,虽无辉煌,却很踏实,自觉无愧于我的教师职业。
     其间,也有好几届学生,毕业之际,手植香樟树作为对母校的留念,幼年的香樟仰望老树,盼望快快长大,不正像一代代学子期盼着自己能早日成才,服务于社会吗?
     老校搬迁后,香樟树作为古树名木被保护下来,现在,它的周围是一片商业楼,只有忠实的雪松依然陪侍于侧。它再也听不到朗朗的书声,它的墨色会渐渐褪去,它的书香会慢慢散尽,但是,那棵香樟树早已深深地植根于我的心中;我还相信,从北门老校园走出来的省熟中师生,都会记住那棵香樟树,忘不了那香樟树下成长的岁月……

[ 本帖最后由 吟啸行 于 2008-3-28 15:39 编辑 ]

 

看到这个帖子我也浮想联翩,发张老照片支持老省中。令人怀念而又令人遗憾的母校。
我也为此而写下了这篇文章。
                                                   意外的惊喜
      双休日的上午,从方塔苑喝过早茶回来,我按老规矩坐在窗下开始看书,手头拿起的是一本《汽车与生活》杂志,朋友介绍说,上面有一篇《山有虞景,地有文华》的文章值得一读。
      原来此文写的就是我母校江苏省常熟中学的历史变迁,抗日战争爆发后,华东之大,已容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苏、沪等地的一些著名中学纷纷举校内迁到重庆,于1938年在合川组建成国立第二中学。抗战胜利后,国立二中奉命东迁常熟,先后更名为江苏省立常熟中学、苏南常熟中学,1953年定名为江苏省常熟中学。古城常熟,环境幽雅,名胜古迹云集,历史文脉深厚,在学校的附近,有让国东来、开发东南、创建吴地历史的仲雍墓,有道启东南、传播文明、位列孔门十哲的言偃墓,有学识渊博、著作等身的梁昭文太子萧统读书台……于是,优良的种子在肥沃的文化土壤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在母校历届的毕业生中,名人辈出,院士荟萃,犹如众星捧月,在不同的岗位上为母校增光添彩。
      母校的历史与国家的命运密切相关,源远流长,动人心弦,使我这位曾身历其境的学子感到无限的亲切,任由自己的思绪在浩瀚的时空中随心所欲地荡漾……
      一张陈旧的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年代的久远使照片的颜色已经发黄,保管的疏忽使画面的局部有点斑驳,照片的背景是省熟中的显著标志——那四幢青砖白缝砌就的古朴雅致的教育楼,那郁郁葱葱、树冠如盖的老香樟,年轻的学子们围着受人尊敬的师长,青春的脸庞上闪耀着愉悦的光芒,照片下面“恰同学少年”四个字确切地概括了画面的含义,这是一张当年的毕业照。我有点激动,把羡慕的目光移向照片的上方,想看看如此幸运的是哪一届的校友?突然间,我惊愕地张大了嘴,有点不相信地逐字地读出了照片上的文字:“江苏省常熟中学一九*年初中毕业生全体合影  1964、7”。当年还没有条件在照片上打印文字,那是一笔工整流利的手写体。啊,确认无疑,是我的毕业照,是我们那一届的毕业照。
      我很快地找到了自己所站的位置,认出了不少昔日的同窗好友,端详着熟识的师长们的慈祥笑脸,想起了令人难忘的那个年代。我们在一九六一年的秋天进入省熟中,其时历经三年的自然灾害刚好结束,国家的形势开始好转,因此三年的学习生涯是安宁和平静的,校风严谨,学风求实,师长敬业,学生勤奋。我们那一届有六个班级,总共有300多人,通知拍毕业照的时候,有很多寄宿生都回去了,所以照片上看起来人数不满。拍完照片,各奔前程,谁也不会想到付钱去拿一张照片作为留念。接下去是文革运动十年浩劫,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好不容易盼到回城就业,又要结婚生子,养家糊口,开始书写人生最重要的篇章,这张照片早就从我的记忆里慢慢地消逝了。今天与它的巧遇真是意外的惊喜,可是我还是不知足,我通过网络找到了这本杂志的编辑小唐,说明原因后请求她能否把这张照片的原件发给我,热心肠的她很快地就把照片发到了我的电子邮箱里,我珍贵地把它收藏起来了。
      这是一张我拍了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的照片,历经45年以后,在不经意间以一种充满戏剧性的方式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思忖再三,只能归结为是一种缘分,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提拉着我超越时空,回到了青春年少的时光,尽情地享受了一番回忆的魅力。尽管现在母校已经迁址新建,规模设施也是今非昔比,但是山有虞景,地有文华,我永远难忘虞山脚下的母校,难忘辛勤育我的师长,难忘同窗攻读的好友,难忘青春亮丽的年华……
                                             "飘云" 于 2009年教师节
[图文帖]被拆毁的永远的老省中(2) - jsyscjm - 吟啸徐行 省中1964.jpg修.jpg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